[仙姑閒聊] 新年新希望

踏入性別運動,一切都像是個意外,卻又不太意外。

2010前後,因緣際會進入性別團體工作,本以為擁有法律專業,法律應用與改革的職務,應該不會太難吧!沒想到,卻是一連串的現實衝擊,幾乎是砍掉重練地從頭學習「性別」在真實世界裡的樣貌。法律對女性、性少數雖然盡力承擔字面上的平等,但現實中的不平等卻很難只是透過法律來消除。

儘管大法官解釋748號、748施行法都通過了,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揚起彩虹旗的國家,我仍常常想起那幾年的公聽會,護家盟搬出偽公衛數據談健保被拖垮,大衛說著自己荒誕的過去被矯治成功,還有美江燒毀五顆鑽石斷開連結(但仍願她RIP),我的多年好友,經歷這一切荒謬到可笑的事情,只是淡淡說出「我死掉的話,會好一點嗎」。

我難過得連安慰都說不出,只能陪她哭。每每感到絕望,是祁家威大哥安慰著「還沒結束,沒關係的,沒關係」,這麼多年來,他一直都在,溫柔地陪大家走著。「希望我也可以成為像他那樣溫暖的大人」當年的我許下這個心願,希望能陪著我的LGBT好友們走過困難,一起迎向平凡美好的人生。

2014年遊行時,遠遠看見的祁大哥。

天王星在牡羊座的年代,也在我命盤九宮賦予我崇高的理想、帶領我成為戰士,凱道的夜晚、立法院旁的淚水,為性別平等、多元成家、婚姻平權的社會運動與倡議,一面衝撞,一面受傷,一面調整心情重新出發。

隨著天王星進入金牛座,戰士的階段任務也結束了。接下來的水瓶時代,人道關懷、尊重少數與個人意志的趨勢會更明確,也許社會的本質還是不夠友善,但新舊秩序的交替已在路上。

回顧我自己過去的這一年,很多事在驚愕中畫下句點,但同時也開啟了很多新的道路。透過星座推運盤的預測,對自己的事業轉型雖然早有預期,仍是被多變的疫情阻礙了許多計畫。這時就很慶幸我能看懂星盤給予的insight,至少在經歷危機、停滯時,我知道了還有好事等在前方,當下的辛苦與努力,到頭來並不會讓我一無所有,因此,我能夠更正面地去迎接生活中的挫折。

轉眼到了2020年尾聲,12月19日木星進入水瓶座,新的一年便開始了。年度交替變換的當下,無論在工作、情感、原生家庭還是自我認同上都難免徬徨,這也正是我覺得占星可以幫上忙的關鍵原因。

星象提供了一些暗示與徵兆,不僅可以帶你認識自己的內在、看見未來外在環境的潛力與可能,也能協助你處理過去的不安全感與創傷經驗,與自己和解,走得更遠。

未來一年,期許自己能在占星的性別友善上繼續努力,堅定且溫柔地陪伴大家走過變動的時代。

#LGBT #婚姻平權 #社會運動 #天王金牛 #水瓶時代 #thebestisyettocome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